铜价低迷加工企业陷两难:生产亏损 不生产也亏损

2015-05-26 23:50 武汉新闻网 编辑:寒松 网友阅读

  铜产业是江西省鹰潭市的主导产业,全市现有规模以上铜及涉铜企业约 80 家,2014 年实现主营业务收入 3100 亿元,铜材产量 222 万吨,约占全国的 15%。鹰潭铜产业虽然取得较大成效,但也面临着一系列困难,产业结构仍然不优,铜产业层次不高,2014 年 1~9 月,全市铜材产量 170 万吨,其中初中级加工铜材占一半以上,持续发展压力加大。此外,企业技术含量普遍不高,抵御市场风险能力弱等问题一直困扰着鹰潭铜产业发展。为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日前展开了调查,试图剖析困扰当地铜产业发展的问题及相关企业转型的方向。

  依托亚洲最大的铜企江西铜业 ( 600362,SZ ) ,鹰潭承担着江西全省铜产业布局和打造 " 世界铜都 " 的重任。不过,受经济下行以及国际铜价持续走低影响,鹰潭铜加工企业普遍陷入亏损的困境。

  近日,记者来到鹰潭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以下简称鹰潭高新区)及其下辖贵溪工业园看到,园区内的不少铜加工企业处于关门状态,在产的铜企也都减少了产量,裁减了员工。贵溪正发铜业有限公司一位负责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现在铜企处境艰难,生产亏损,不生产也亏损。

  卓创分析师孙克文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受国际铜价下跌影响,国内部分铜加工企业的利润空间已经非常小了,不少加工企业选择了逃离行业,这对铜产业上下游都会带来比较大的影响。

  鹰潭高新区:很多企业只开一条生产线

  5 月 12 日上午,记者在鹰潭火车站,搭上了一辆前往鹰潭高新区的顺风车。这辆顺风车是一部大货车,司机是一位 40 岁左右的中年男子,名叫赵宝文,正要去鹰潭高新区的一家企业装一批货物。

  赵宝文是鹰潭本地人,开了有十多年的货车,刚刚从距鹰潭火车站不远的一个家具城给人送完货,又接到了鹰潭高新区内一家铜加工企业的电话,让他送一批铜材。" 这是这个月第一单铜加工企业的业务,好久没有接到他们的送货单了。" 赵宝文说,鹰潭高新区有几十家铜加工企业,前几年他一直在给园区的铜企送货,但从去年开始,不少铜加工企业关门停产,或者缩减了产量。" 业务量不多,我也不能坐等,就在市区找些运输的活儿干。"

  鹰潭高新区里的铜加工企业是否真如赵宝文所说,大部分都停产了呢?在抵达高新区后,记者实地走访了部分铜加工企业。

  时值中午,记者首先来到江西宏磊铜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西宏磊),只见企业的大门紧闭,并无工人进出,公司值班室的保安告诉记者,他并不是这个公司的员工,而是由保安公司派到来这儿上班的,所以对企业的经营生产状况并不了解。" 听说这两个月是在检修设备,所以工人放假了。"

  江西宏磊是宏磊股份(002647,SZ)的全资子公司,公司 2014 年报显示,江西宏磊亏损 1840.3 万元。宏磊股份董秘赵毅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受宏观经济影响以及铜价走底,江西宏磊业绩出现了下滑,目前正在进行设备检修,计划通过降低成本,提高效率等手段,让企业实现盈利。

  记者随后来到与江西宏磊一路之隔的江西胜华铜业有限公司,公司的保安告诉记者,现在公司已经停产了,工人都回家了。" 现在效益都不好,都没有把心思放在经营上。"

  一家铜企不愿具名的人士向记者介绍,现在整个园区在产的铜加工企业不到十家,有一半多的企业处于停产状态,而那些在产的企业,很多都是只开了一条生产线,基本上没有哪家能够做到满负荷生产。

  不过,鹰潭高新区管委会对上述说法予以否认。据鹰潭高新区管委会提供的材料显示,目前园区有铜企业 28 家,2014 年 23 家规模以上以上铜企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 370 亿元,同比增长 19.6%;实现利税总额 15.4 亿元,同比增长 25.5%;铜产业完成产量 69.98 万吨,增长 14%。

  在一家名为兴业电子的铜加工企业,记者看到,这里工人和车辆进进出出,厂房内传来机器的轰鸣声,这些迹象都显示着,这家企业正在生产。

  但该公司一位工人告诉记者,虽然这里还在正常生产,但是生产线比以前少了,工人也减少了三分之一。并且听说公司准备迁到俄罗斯去,因为这里的效益不行。

  贵溪工业园:铜拆解企业落成数年未开工

  鹰潭市与其下辖的贵溪市相距不过十几公里,两地的工业园几乎已经连接,贵溪工业园区也有数十家铜加工企业。

  记者在贵溪工业园看到,园区企业还是以铜加工企业为主,但是大部分铜加工企业都处于关门状态。在贵溪大金铜业有限公司,只见铁门紧闭。据保安说,公司从去年下半年就停产了,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复产,主要是因为效益太差。

  随后,记者又来到贵溪市旺通铜业有限公司,公司大门处贴着一张通知:各科室车间,由于今年以来生产、市场不景气和资金困难等多种原因,经公司总经理办公会决定,一车间、二车间生产人员放假,管理人员和仓管人员照常上班,其他生产员工放假,时间是 2014 年 10 月 1 日开始,上班时间另行通知。通知的落款时间为 2014 年 9 月。

  在旺通铜业公司食堂里,记者只见到有十个左右的工人在用餐,食堂的工作人员说,这些用餐的都是仓管人员,由于不生产了,生产线上的工人都没有来上班。

  记者在贵溪工业园连续走访了五六家铜加工企业之后,才发现一家名为贵溪正发铜业有限公司的企业正在生产。在公司总经理办公室,陈总经理谈到现在的经营状况时,显得很是无奈,他说,周边不少企业都停产了,现在 " 生产亏损,不生产也是亏损。"

  江西铜业今年 2 月将总部迁到了南昌,在此之前,其总部一直设在鹰潭贵溪。因此,鹰潭和贵溪都承担了江西铜产业布局的重任,围绕江铜的上下游产业做配套文章。

  2010 年,江西鹰潭铜拆解园加工区正式开园投产。当时,江西省媒体称,鹰潭铜拆解园的开工,使鹰潭市向 " 世界铜都 " 的建设又迈出了坚实的一步,对促进江西省资源节约型经济和循环经济的发展、缓解铜资源紧缺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按照当初的设想,鹰潭铜拆解加工区的设立为江铜集团进口废铜搭建了一个重要平台,拆解加工区与江西铜业集团公司贵溪冶炼厂毗邻,拆解区的废铜主要是为江西铜业集团公司贵溪冶炼厂提供生产原料。" 好景不长,2014 年,铜的价格大幅下跌,铜拆解企业生产的铜,卖不到好价格,因此很多企业从去年开始,就停止生产了。" 铜拆解园内一家负责人告诉记者。

  记者驱车在园区内转了一圈后发现,园区内大部分做铜拆解的企业都已经关门。在贵溪同顺金属有限公司,门卫告诉记者,这个企业成立有好几年了,但是一直没有生产。" 工厂的老板是贵溪本地人,具体什么原因不清楚,反正是从来没有生产过。"

  甚至还有一些铜拆解企业,变成了当地公路养护队的办公场所。

  原材料价格倒挂 铜加工企业同质化竞争加剧

  让铜加工企业陷入 " 生产亏损,不生产也亏损 " 困境的主要原因是铜材价格的倒挂。一位铜加工企业负责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介绍说,2014 年以来,市场需求清淡,库存积压,价格倒挂。

  铜价连续 4 年下行

  该负责人列举了去年 4 月铜市场的行情,当时废铜国内价格大概是 4.3 万元 / 吨,而国际价格是 6600 美元 / 吨,折合人民币约 4 万元人民币 / 吨,加上关税约 4500 元 / 吨。" 在不包括运费的情况下,废铜进入国内的成本已经超过国内废旧铜价,倒挂明显,贸易商运到国内的废铜是亏本的,因此国内废铜进口疲软。"" 价格是这个行业的风向标,2011 年至 2012 年是铜市场最好的时期,国内废铜价格达到 6.4 万元 / 吨,但随后一直往下跌。" 上述负责人表示,2014 年,废铜价格一路下探,最低到了 4 万元 / 吨,价格不断下行,说明整个行业比较困难。

  铜加工的主要成本是 " 铜价 + 加工费 ",按理说受铜价影响不会太大,但一家铜加工上市公司董秘向记者介绍,以漆包线为例,原来涂在铜线上的一层油漆,都可以按铜价卖,铜价下跌,自然这一层利润就降低了。

  此外,铜加工企业进货后,由于铜价仍不断下行,导致加工后的铜材成本高于市场现货价,也导致企业亏损。

  企业面临一次洗牌

  江西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麻智辉认为,目前经济下行压力仍较大,预计今年铜加工行业依然维持下行状态,行业竞争加剧,银行放贷意愿下降,两极分化愈发严重。

  至于铜拆解方面,麻智辉表示,受累于美国经济疲软导致的废铜进口成本增加与国内精炼铜价格偏低,铜拆解企业盈利依然不容乐观,企业面临的压力巨大。

  卓创分析师孙克文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认为,利润空间的大幅缩水,让不少铜加工企业选择了逃离行业,在寻找一些高附加值产业时,往往又会陷入选择性错误,加上资金链的压力,最终让这些铜企经营雪上加霜。

  铜加工产业效益低下与加工成本上升亦有很大关系。据鹰潭工业园一家铜企负责人介绍,原材料、能源、劳动力及环境成本的全面和持续上涨,使绝大多数铜加工企业在盈利和亏损的边缘徘徊,亏损面不断扩大。

  与此同时,铜加工业领域的投资并没有得到有效控制,投资项目产品方案雷同,加剧了国内市场铜加工材的同质化竞争。而且,铜材加工费持续走低,加工企业微利运行甚至亏损,给产业的可持续发展造成极大困难。

  " 同质化竞争必然要淘汰一批落后的产能,铜加工企业面临一次洗牌的过程,这是经济发展的必然规律。" 卓创分析师孙克文表示,未来一段时间,国际铜价仍然会维持偏弱震荡的格局,基本面要出现改观,至少需要到 2016 年以后。

  转型篇

  从业十年铜老板的互联网转型梦

  坐在办公室看着 A 股的 K 线图,陈方正(化名)发现,但凡沾上 " 互联网 +" 概念的股票,价格都飞了起来。

  陈方正是鹰潭一家铜业公司的董事长,2006 年被鹰潭市招商引资到当地开办铜加工企业,距今已经是第 10 个年头了。期间,陈方正的手下有 30 多名员工,经营铜板、铜线等铜产品的加工,每年的产量也能达到 8000 吨。

  不过,受到全球铜产业经济不景气的影响,陈方正的企业利润越来越少,2014 年底,公司开始亏损。

  此时,陈方正发现,传统的铜加工行业面临着巨大压力,公司必须要转型。他们的下一个方向就是向新兴的 " 互联网 +" 发展,致力铜联网平台的建设与开发,服务于铜产业链上的企业。

  十年铜加工

  陈方正是浙江温州人,在来鹰潭开办铜业公司之前,就在温州从事铜加工方面的生意。2006 年,经朋友介绍,来到了鹰潭,开办了这家公司。

  " 当时选择来江西鹰潭做铜加工,主要看中了江铜在这里,当地又在大力发展铜产业。" 陈方正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他的主要人脉和客户都在温州当地,因此即使到了鹰潭,他的产品销售,仍然是发往温州。

  事实上,陈方正将铜加工企业从温州迁到了鹰潭,与浙江省淘汰高耗能高污染等产业不无关系,当时恰逢江西鹰潭为依托江西铜业承担着全省铜产业布局,因此,浙江省一大批铜企顺势将生产基地迁到了江西鹰潭。

  刚刚进入鹰潭的前两年,陈方正就遇到了铜行业的黄金时期,2007 年,伦铜的价格曾经冲高至 8750 美元 / 吨。虽然只是赚加工费,但是陈方正看好铜价的持续上升趋势,储备了一些铜材,因此获利不少。

  好景不长,2008 年受全球金融危机影响,国际铜价一路下跌,探至 3000 美元 / 吨,一大批铜企直接关停。陈方正也在这波冲击中,损失惨重。

  " 当时直接停工休息了,加工已经没有利润了。" 陈方正说,那个时候已经不敢轻易接订单了,接了订单生产也会亏损。

  每一次暴跌之后,都需要漫长的周期才能得以复苏。不过陈方正坚持下来了,公司产能也逐步开始提高。最多的时候,公司年铜产品产量能够达到一万吨。

  铜价的升跌有如四季轮回一样,一个上涨周期之后,又迎来了回调。2014 年,国际铜价再次迎来大跌,一大批铜加工、铜拆解企业又停产了。" 其实早在上一次金融危机的时候,许多企业就开始考虑转型,多元化发展。" 陈方正说,进入 2015 年,也就是他到鹰潭做铜加工的第 10 个年头,终于开始考虑转型了。

  触碰互联网

  陈方正说,早在去年,就有朋友邀他投资互联网金融,这是一个他从未涉足过的领域,对此并不熟悉,因此没有参与。

  " 我是做实业的,总认为互联网金融容易产生泡沫,未来难以驾驭。" 陈方正说,经历了这么多之后,他终于想通了,高科技、互联网是未来发展的趋势,决定投身互联网行业。

  确定目标之后,陈方正招兵买马,召集了一批互联网人才。他表示不会抛弃铜业,只是把铜业与互联网有效地结合在一起,打造一个铜联网的平台。

  陈方正开始做互联网,其他铜企也开始转型。

  江西同心铜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永孟表示,鹰潭高新区的不少铜加工企业,重心已经从铜加工转向了房地产、商贸等产业。

  据知情人士透露,鹰潭高新区内多家铜加工企业,都在鹰潭市有房地产或者商贸中心等项目,这些铜加工企业,在当初被招商引资进来时,当地政府就相应的会给这些企业配套一些住宅或商业用地。" 相比铜加工,房地产行业具有更具吸引力的投资回报,因此,不少铜企负责人开始转型做房地产。"

  不过,眼下业内有企业又开始看好铜加工的未来。贵溪工业园内的江西铜材有限公司董事长吕佩菲同时还是贵溪融信达小额贷款公司董事长、江西汇诚置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打理着数家企业。吕佩菲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她名下的房地产项目已经全部结束了,铜加工行业的前景趋好。


转帖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