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去产能时代 银行业“黄金时代”逝去了

2016-01-26 17:30 武汉新闻网 编辑:香楚君 网友阅读

  2015 年是全面实行深化改革第一年,中国银行业机遇与挑战并存,中国银行家对未来中国经济金融的洞察值得资本市场参与者思考。在过去七年《中国银行家调查报告》的基础上编制本专题报告,该银行家调查报告由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巴曙松博士主持并负责项目的执行与实施。

中国去产能时代,银行业“黄金时代”逝去

  一、银行家愈发担忧经济结构失衡

  银行家对经济增长预期逐年下台阶,愈发担忧经济结构失衡的风险。中国经济增长进入新常态,"十三五"期间,原有的经济发展模式不可持续,经济面临转型,在新老产业交替之际,银行家普遍对中国经济增长前景存担忧,近几年的调查值逐年下台阶。对于未来三年的经济增长,2015 年调查显示,82.5% 的银行家选择 6.5%-7.5%,其中 52.4% 的银行家认为增长率区间应该为 6.5%-7.0%;14.9% 的银行家认为增长率低于 6.5% ;仅 2.6% 的银行家认为增速将达到 7.5% 以上。同时,经济发展结构的失衡、产能过剩的风险、地方债务风险等均是银行家最为担忧的问题。

  房地产的"黄金时代"一去不复返。银行家对房地产市场预期的转向发生在 2014 年,这年以后银行家对房地产市场开始谨慎;虽 2015 年" 311 楼市新政"之后,房地产成交表现良好,但并没有改变银行家对于房地产市场趋势向下的看法。不过和 2014 年有所差异的是,银行家对于不同城市的房地产分化预期愈加严重,对于一线城市,不论是销量还是价格,均有超过五成银行家认为未来一年会继续上升;但是对于二三线城市,银行家的预期普遍较为悲观。

  二、息差收窄,唯有业务深耕细作

  迎接银行利润个位数甚至是负增长时代。在利率市场化、银行业准入开放、多层次金融市场建设等改革推进和产业结构转型之下,中国银行业的盈利状况逐步恶化。在受访的银行家中,约六成预期未来三年收入及利润增速降至个位数。而在主要的金融改革推进对银行息差影响的调查中,银行家普遍认为利率市场化是最大的挑战。

  在息差收窄、盈利压力倒闭之下,商业银行业主动做战略调整:

  业务深耕细作。每一时期银行业战略重点的变化都折射着宏观环境的变迁,以及银行业内部的竞争格局,近年来"深化经营特色,实施差异化竞争"(78.6%)三年内两次(2013、2015)成为受访银行家们最为关注的战略调整重点,反映出随着银行业的不断发展和成熟,差异化竞争的重要性日益提高。

  经济发达地区的中小城市是下一步银行业务拓展的重点区域。继经济发达地区的大城市之后,商业银行的下一步业务拓展重点逐步向中小城市靠拢。在城乡一体化推动下,特别是在近两年进一步向经济发达地区的中小城市集中。2014 年银行家的区域战略重点还是在县域和小城镇,2015 年就进一步向中小城市集中,有超过七成的银行家将这一区域作为下一步战略。

  国际化布局加速。国内企业"走出去"和人民币国际化的不断加速,为银行业国际化提供了更为广阔的机会。此次调查中,七成银行家认为服务"一带一路"等国家战略(73.4%)是中国银行业进行海外发展的首要关注点。其次,"优化产品和业务模式,服务中资企业‘走出去’"(62.6%)和"国际化专业人才培育与建设"(58.6%)也广受关注。这表明,中国银行业的海外发展,不仅是追随国家经济发展战略,也非常关注对客户的服务,以及自身产品、服务、人才等各方面的建设和提升。

  三、不良的新趋势

  经济处于下行周期,银行经营环境持续严峻,不良进一步滞后显现,且和前两年相比还出现了新特征:

  过剩产业不良严峻,且向上下游和商贸领域蔓延。在 2015 年银行家认为预期不良率上升行业调查中,冶金业(含钢铁、有色金属)由 2014 年 35.9% 大幅上升至 2015 年 48.5%,超越房地产业,成为银行家认为预期不良上升行业榜首。不良除了集中在过剩行业外,还出现通过产业链向上下游蔓延的趋势,如商贸业的预期不良占比已由 2014 年的 10.8% 上升至 2015 年的 22.5%。

  东北地区不良率凸显。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以外向型经济为主,最早受产业结构调整和经济下行影响,不良早在 2013 年就率先爆发。而当前不良风险已通过产业链由东部沿海地区向中西部和东北地区蔓延,特别是本身也是重工业基地的东北地区,不良风险正加速暴露。

  四、看新增信贷都流向哪里

  信贷投放重点转向城市基础设施和医药等新兴产业。商业银行不同年份的重点信贷支持行业往往体现了银行家对国家政策和经济发展方向的判断。从近六年的调查数据看,城市基础设施正一步步成为银行家信贷投放的首要重点行业;同时银行家也日益加大在医药、信息技术服务行业的信贷支持。

  冶金、房地产、造纸连续三年成信贷限制性行业榜首。产业的变迁也对应着银行信贷支持和限制之间的轮换,去产能、房地产去库存,中国经济增长动力由投资、出口向内需切换,便伴随着冶金业、房地产业和造纸等行业的持续性信贷限制,显然在银行家眼里也是大势已去。

  五、地方债务置换牵动与地方政府的相关业务

  地方债务置换要算综合账。2015 年是地方债务的第一年,有 3.2 万亿的置换规模,表面上商业银行的资产从高收益的信贷变成相对低收益的债券,并不利于商业银行。但 2015 年的银行家调查发现超过半数(55.2%)的银行家认为地方政府债务置换对其银行利大于弊。之所以高息资产置换为低息资产后带来直接收益下降,但综合来看债务置换依然是正面的,在银行家看来债务置换有利于降低信用风险、加强与地方政府相关业务联系、释放资本占用。


转帖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