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日内再放水7500亿 操作规模创三年之最

2016-01-22 14:12 武汉新闻网 编辑:香楚君 网友阅读

  央行连续6天投放资金超1.8万亿加码放水对冲资本外流缺口;

  中国央行周四动用多个政策工具投放资金超7500亿元;

  面临资本外流压力和春节现金需求,市场资金饥渴仍未缓解。

  中国央行今天动用多个政策工具投放资金超7500亿元,缓解市场资金饥渴。中国央行已连续6个交易日向市场注入资金,投放资金总额超1.85万亿元。

  周四下午,中国央行巨量放水再加码,对20家金融机构开展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共3525亿元。同日,央行进行逆回购操作4000亿元,单日操作规模创三年之最。同日,央行分支行还对地方法人金融机构开展了常备借贷便利操作(SLF)。

  此前,中国央行已经连续5个交易日过逆回购、MLF、短期流动性调节工具(SLO)及国库现金定存招标向市场注入流动性,投放资金超1.1万亿元。央行周四称,注资为保持春节前后银行体系流动性合理充裕。

  根据彭博估算,考虑回购到期因素,央行最近6个交易日净投放已达约1.5万亿元,但面临资本外流压力和春节现金需求,市场资金饥渴仍未缓解。本周央行逆回购到期2400亿元,央行周一实施的3天期550亿元SLO也于今天到期。

  华宝信托驻上海经济学家聂文在电话采访中表示,新年后人民币贬值一度加速,预计1月资本外流规模会大于12月,加剧市场流动性缺口。“最近连续大规模投放资金后,短期利率仍在上升,显示市场短中期资金缺口较大,下周公开市场操作力度仍有加码的可能。”

  “央行放了比较多的流动性,估计还是不太够,”兴业证券分析师唐跃在电话采访中表示,春节临近,包括取现、缴税以及外汇占款下降等因素,资金缺口还是比较大,据估算至少是1.5万亿左右的缺口。

  暂不降准

  中国央行本周表示,春节前将继续向市场提供资金支持,满足金融机构需求。“保持流动性总量合理充裕,市场利率平稳运行。” 中国央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马骏周三在接受中国中央电视台采访时说,“中国央行本次安排资金支持有替代降准作用的含义。”

  尽管央行加强了对外汇市场的干预,并收紧资本跨境流动,人民币汇率一年来兑美元已经贬值近6%,且贬值压力不减。担忧降准的宽松信号可能加剧人民币贬值预期,央行目前更倾向于通过其他货币政策工具来释放流动性。

  “如果过度采用降准的措施,可能导致对短期利率过大的下行压力,不利于稳定资本流动和汇率,”马骏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表示。

  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的加权平均数据显示,衡量银行间资金充裕程度的14天回购利率周三跃升48个基点至3.30%,创13个月最大升幅。北京时间周四16:05,银行间市场隔夜回购加权利率报2.0909%,7天回购加权利率报2.4150%,均处于近期高位。

  尽力延迟降准以助稳汇率

  外汇占款大降、年度缴税,以及将开始的CNH缴存准等影响本周集中发酵,中国央行除在公开市场放巨量进行逆回购操作外,还罕见的一周两次SLO、大规模MLF,多管齐下稳定市。ü庀纸鸲ù嬲斜暝谀,本周净投放资金近万亿元人民币。

  路透社报道分析称,业内人士认为,在汇率问题未解决情况下,央行上述举措料意在最大限度地延迟降准时点。不过春节前例来是资金备付的高峰期,若流动性紧张蔓延至股市引发金融风险担忧,也不排除降准现身可能。

  三菱东京日联银行中国首席金融市场分析师李刘阳称,从央行多番举动判断,“它是不想(尽快)降准的。理论上来说,公开市场会继续报需求,滚动量会再放大。”

  他解释说,为稳定人民币汇率,只要流动性紧张没有明显冲击股市,央行有可能会继续采用逆回购、MLF和SLO等多重手段,最大限度地延后降准时点。

  近日银行间债市流动性紧势加剧,随着今日稍早4,000亿元逆回购的进行,资金面稍有缓和迹象。交易员表示,下周一就是CNH缴存准备金的生效日,加之春节渐近,在不清楚具体影响程度前,市场心态还不能完全放松。

  中国央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马骏稍早也表示,春节期间流动性需求的季节性特征使得央行倾向采用短中期流动性管理工具,中期流动性安排有替代降准的作用,过度降准不利稳汇率。

  今日公开市场4,000亿元的单日逆回购操作量,和本周4,650亿元的公开市场资金净投放规模,均创下自2013年2月以来近三年的新高。

  中国央行公开市场单周资金流向变化图表

  资本外流

  人民币贬值预期加剧了中国的资本外流压力,央行上周公布的数据显示,12月份央行口径的外汇占款大幅减少7082亿元人民币,远超此前于8月份才创出的历史最大降幅3184亿元,其规模亦与此前公布的12月外汇储备下降1083亿美元接近。

  “近两天中国的宏观经济数据出来以后,实际上人民币汇率的压力还是比较大的,”中信证券研究部总监、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师明明在电话中说,“这也成为央行不愿意轻易动用存款准备金这个政策工具的一个掣肘。”

  渣打银行宏观分析师申岚、丁爽在周二发表的报告中写道,12月金融机构口径外汇占款大幅下降以及外汇储备降幅刷新历史记录,都显示中国资本外流压力加速,流出规模约高达1400亿美元。预计中国会放慢汇率市场化的步伐,并加紧对资本外流的管控。

  长期看降准仍有必要

  市场人士此前对降准的时点,曾由元旦推至春节前。不过在逆回购放巨量,以及连续的SLO、MLF操作后,若流动性不出现更大的问题,降准出台时间可能要再一次延迟。

  他们同时强调,就现有情况判断,不论是从基本面,还是外汇占款持续下降,都要求适当下调存准率以支撑经济和补充资金外流缺口,延迟不等于缺席或退出。

  民生银行金融市场部首席分析师李志强指出,从本次MLF三个月和一年的期限构成来看,央行多管道操作应不一定只是为缓和春节前后资金面。若市场条件允许,可能会拖至更往后时点。

  “尽量不用(降准),但不得不用的时候,还是得用。”他称。

  另外,国泰君安证券研究所最新债券报告认为,央行迟迟不降准可能与稳定人民币汇率预期有关,但不意味着不会改变。如果资金面不缓解,风险资产继续下跌,春节前央行很可能释放天量流动性,一次性下调1个百分点的法定准备金率可能性亦非常大。

  去年6月25日,央行为稳定半年末的短期流动性,再度重启逆回购,随后逆回购一直延续例行操作,12月31日暂停一次后又恢复操作。

  除SLO(短期流动性调节工具)、常备借贷便利(SLF)外,中国央行在2014年三季度还创设并开展了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操作对象包括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较大规模的城市商业银行和农村商业银行等。

  此外,2014年4月央行创设抵押补充贷款(PSL),根据棚改贷款进度,2014年和2015年分别提供PSL资金3,831亿元和6,980.89亿元,并将PSL利率渐次由4.50%下调至2.75%;去年10月央行并将PSL的对象在此前国开行基础上新增农发行和进出口银行,主要用于支持三家政策性银行发放棚改贷款等。


转帖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