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石说宝能“信用不够"非道德评判 而是风险考量

2015-12-23 17:08 武汉新闻网 编辑:香楚君 网友阅读

  财经网讯 针对早前谈及宝能系 " 信用不够 ",不欢迎其成为第一大股东,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 12 月 21 日再发微博做出解释," 信用不够 " 并非道德评判,而是风险考量。与爱憎无关,与情绪无关。

  以下为王石 12 月 21 日微博内容:

  青梅煮酒(142)【信用与情怀】

  17 号北京公司内部讲话,谈到管理层对宝能系增持万科股份的态度:不欢迎宝能系成为第一大股东,理由简单:信用不够。讲话传出,矛盾公开激化,一种声音简单解读为 " 情怀与资本 " 的对决,有人说我对宝能的态度是道德绑架。怎会如此理解? " 信用不够 " 并非道德评判,而是风险考量。信用评级有系统的评估工具。经营稳健性、风险偏好程度是核心指标,第一大股东变更可能引起的动荡也是考量因素。在国际资本市。庞闷兰妒侨谧食杀镜木龆ㄐ砸蛩。当然,信用有一个逐步积累的过程。" 你的信用不够 ",不一定是你不讲信用,而是因为你的积累时间还不够。这些都是常识,都是理性的思考,与爱憎无关,与情绪无关。何来用信用批判资本呢?信用本身就是最强的资本。信用是值钱的,信用越好,就更容易筹措到便宜的资金。这是一些著名企业在二战后的废墟上迅速崛起的原因。所谓品牌,其中含金量最高的部分就是值得信赖的信用。你信不信,反正我信。

  至于情怀,作为一个商人,谁没有情怀?以赚钱为唯一目的是一种情怀;遵守底线为投资者赚钱是一种情怀;不仅给投资者赚钱,还为社会提供积极的能量也是一种情怀。拥有哪种情怀,是价值观的体现。价值观没有唯一答案,只有每个人不同的选择。在守法的前提下,一种价值观确实无法审判另一种价值观。但企业是通过价值观聚集起来的一群人,企业价值观如果发生突变将是一场灾难。这只是一个简单事实,而并非价值判断。

  以下为王石 12 月 17 日在万科内部讲话内容:

  大家好,今天我谈一下公司大股东更换的背景、大股东现在的姿态、我和郁亮以及管理层的一些看法。说起来也很简单,宝能系增持到 10% 的时候,我见过姚老板一次,在冯仑的办公室谈了四个小时,从晚上 10 点到凌晨 2 点。两层意思:一是给对方充分的尊重;第二,我以前没有见过他,也想领教一下新大股东的风采。他还是挺健谈,有点收不住嘴。主要谈了他的发家史,也谈了对王石的一分欣赏。言外之意是,我成了大股东之后,你王石还是旗手,还是这面旗帜,要维护的。

  我今天想谈的,并不是他说了什么,而是那天我说了什么。当时我的主要意思是,在那个时间点上选择万科的股票、增持万科的股票是万科的荣幸,但是你想成为第一大股东,我是不欢迎的。他没有料到我是这么一个态度。

  不欢迎的理由很简单:你的信用不够。万科是上市公司,一旦上市,谁是万科的股东,万科是不可能一一选择的,但谁是万科的第一大股东,万科是应该去引导的,不应该不闻不问。因为我们要对中小股东负责,万科股权分散,我们这么多年,就是靠制度、团队。中小股东这么多年跟着万科,也是看重这个制度和团队。宝能系可以通过大举借债,强买成第一大股东,甚至私有化。但这可能毁掉万科最值钱的东西。万科最值钱的是什么就是万科品牌的信用。

  实际上,在宝能系增持到 5% 之后,我曾经在微信发过:" 深圳企业,彼此知根知底 "。什么意思呢一层意思当然是我们都是深圳企业;第二层意思是知根知底。万科在深圳有个浪骑项目,当年为了迎接大运会,旁边建了一个新的海上运动中心,赛后没有运营方,万科想接手运营,最后拍卖这个中心的时候,没想到宝能以高于底价 10 倍的价格买下,这种冒险精神,实在是不可理解。这个海上运动中心现在处于基本闲置状态。另外我比较了解的是宝能入股深业物流的过程,他们进入这家公司是 2003 年,一直控股到 40% 多,2006 年进行分拆,分拆的结果是他们拿到深业物流品牌的使用权," 一进、一拆、一分 ",这就是他们的发家史。

  所以我说不欢迎他。万科的账面资产当然很重要,但万科最大的资产是无形资产,是我们品牌的信用。一旦宝能系控股,大的投资公司、大的金融机构以及商业评级机构就会对万科的信用评级重新调整。我们知道,最近几年国际机构给万科的评级是给全世界地产公司中最高的,这意味着我们的融资成本非常低,一旦宝能系进来,这个大股东的背景就可能影响万科的评级。我记得当时是这样说的:你现在还没到能当万科第一大股东的程度,虽然英雄不问出处,未来没准也可以当,但你宝能首先要逐步建立起整个系统的信用体系,万科也是从很小的公司一步步走到今天的。什么时候你的信用赶上万科了,什么时候我就欢迎你做大股东。去年宝能地产整个房地产交易额几十亿,其中一部分还是关联交易,你通过这种水平的系统,来管控整个万科,能力是根本不够的。

  还有一个关键的问题:宝能系购买万科的钱从哪里来的他们购买万科的第一份钱来自万能险,我认为就是短期债务。万科股票当然可以随买随卖,但是一旦超过 5% 公布的时候,就不是短期投资了,而是长期股权投资。短债长投,这个风险是非常大的。你说这样的股东,我如何欢迎他现在的局面更疯狂,尤其到了 20% 之后,拉了几个涨停板之后还在买。我和郁亮的态度,在他增持到 10% 的时候就一致明确了,现在更加明确。他们层层借钱,循环杠杆,没有退路。一直这样滚雪球滚下去,就像美国上世纪 80 年代的垃圾债券、杠杆收购,一旦撑不下去,后果不堪设想,1990 年美国有接近 60 家寿险公司破产。

  尤其万科这么大的体量,连续两三个涨停板往上硬推,就是在玩赌的游戏,就会没有退路。你不给自己留退路是你的选择,但万科很在乎自己的品牌。所以我说,我不接受你,我个人来讲不接受你。万科的管理团队不欢迎你这样的人当我们的大股东。

  在那次交流中也谈到华润。他说你怎么能保证华润一直做第一大股东呢我说当然我没有办法保证。他说既然这样,你为什么接受华润不接受我们,就是因为你不愿意接受我们的管理我们也可以像华润这样做,信任你王石培养的团队,不插手。我说你错了,你们对万科根本不了解,你们对华润更不了解。

  第一,华润做大股东的时候,在公司的治理结构上,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一个董事会,很重要的就是如何代表全体股东,尤其中小股东的利益。其中,独董的作用非常重要。我们看看万科的董事会,我们知道现在港交所的行政总裁是谁吗 ( 有人答:李小加 ) 对,他是万科董事会的前独立董事,因为被聘为港交所的行政总裁,不得不辞去万科的独立董事,李小加这样分量的独董,就是华润推荐的。再比如说陈茂波,香港会计师公会会长,后来也被聘请到了香港特区政府,属于行业上的翘楚,信用非常非:,这样的独董全部是华润聘请或者他们推荐后选举出的,在万科的董事会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大律师、会计师,专业人士以及社会上的知名人士,在万科的组织建设上,在万科的整个管理架构上,在监督机构上,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他们是华润推荐的,但是他们和华润没有任何关系,也不代表华润的利益。华润推荐他们,就是对整个公司负责,对全体股东负责,对中小股东负责的一个态度。

  第二,华润作为国际化的公司,与万科的业务板块互相交流,互相借鉴。华润的信用不低于万科,能力不低于万科。华润在万科的发展当中,无论是在万科股权结构的稳定、业务管理还是国际化都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我们万科的团队和员工如果关注这件事情,担心影响到我们正常的经营、正常的业务,那应该怎么做作为董事长,我需要说几句。

  我们的信誉靠什么维持的就是靠我们的团队,靠我们的四万员工。我们为客户、为社会上各方面利益相关者提供产品服务,我们不是十全十美,还有提升的空间,我们应该把股权上的变化当做对我们的鞭策,我们把我们的事情做到更好。作为你们的董事长,我在乎的就是由我们四万个员工努力往前做的万科向心力。

  万科不仅仅提供产品和服务,也是一支推动社会积极健康的力量,荣誉和品牌的力量,诚信的力量。退一万步讲,即使你把万科私有化了,那又怎么样无论什么情况,我们珍惜的东西一定要非常清楚,我们要对客户负责,我们要对民众负责,我们要对社会负责。我们需要对我们已经销售的物业负责,我们也需要对已经形成品牌的上下供应链负责,对绿色建筑的承诺也需要负责,围绕着城市配套服务商的定位,在核心业务之外,拓展物业服务、社区商业、养老、教育、物流等新业务,在中国继续牵头搞住宅产业化。我们提倡的健康丰盛人生,我们对人的关心,对人的尊重,一定会继续建设下去。这是我们坚守的东西。我们绝对不能说:你当你的大股东,你去玩吧,我们不理你了。我们不能丢下那些信任我们的人,自己一走了之。

  现在是万科最好的时代,以郁亮为总裁的管理团队主力已经是 60 后、70 后了,团队越来越年轻化,过去这些年的业绩领先同行,当然,面对万亿大万科的愿景,这才是开始。所以,大家不要说他们买到了 20% 我们怎么办,我们就是要把自己的工作做好,万科最宝贵的财富是这批人,我们需要证明这一点。

  我们的品牌信誉已经建立起来了,只要中国改革开放不变,只要中国的转型不变,只要万科的价值观不变,我们就应该充满信心。

  这是我想讲的。大家有什么问题


转帖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