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加紧出击亚洲基础设施投资 金额或超亚投行

2015-06-26 17:57 武汉新闻网 编辑:香楚君 网友阅读

  日本对亚洲基础设施进行投资的步伐正在加快。一个最新的进展是,日本与泰国就建设连接曼谷与清迈的高铁达成共识,日本将向泰国提供优惠贷款和新干线技术。日本还有一个更雄心勃勃的计划,要在未来五年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 1100 亿美元。这个数字刚刚超过了中国倡议成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 ( 下称亚投行 ) 的 1000 亿美元资本金。

  《财经》杂志记者 江玮 / 文

日本最近有什么新金融政策,日本加紧出击亚洲基础设施投资

  争夺东南亚

  今年 5 月,日本国土交通大臣太田昭宏和泰国交通部长巴津就日本与泰国的铁路合作签署谅解备忘录。日本国土交通省和日本国际协力机构将与泰国方面合作,开发升级泰国的铁路系统。

  这份谅解备忘录的内容包括以引进日本新干线技术为前提展开从曼谷到清迈高铁的可行性研究和盈利性调查。据日本国土交通省介绍,东日本旅客铁道、三井物产、日立制作所以及三菱重工都对此高铁项目表示出了兴趣。

  按照计划,连接首都曼谷和北部城市清迈的铁路将使用日本的新干线系统,时速超过 200 公里。它将改变泰国目前的窄轨轨距,采用 1.435 米的标准轨距。这条铁路长约 670 公里,计划于 2016 年中期开始动工,在 2019 年投入使用。

  泰国交通部一位参与泰国和日本铁路合作项目的官员对《财经》记者表示,日方早在 2012 年就向泰国方面提交了可行性研究,但后来因为泰国发生政权更迭,项目一度被搁置。

  去年,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与泰国总理巴育的两次会晤中,均问及泰国的基础设施尤其是铁路建设计划。安倍表示,日本企业对泰国的铁道项目很感兴趣,日方愿意派遣高铁技术专家到泰国分享经验。今年 2 月,巴育在访问日本期间受邀乘坐了日本新干线,对引进日本的高速铁路系统表明意向。

  据《财经》记者了解,泰国方面已经向日方提交了可行性研究报告,日方正在审阅。

  泰国交通部长巴津此前透露,从曼谷到清迈的高铁预计将耗资 4000 亿泰铢 ( 约合 118.4 亿美元 ) ,泰国将可以使用日本提供的低息贷款。上述泰国交通部官员表示,目前这条铁路的融资方式仍在讨论之中。据泰国媒体报道,泰方希望利率不会超过 1.5%。

  日本的目标不仅限于此。日本政府设立了将日本的海外基础设施订单在 2020 年提高至 30 万亿日元的目标。目前这一数字已经从 2010 年的 10 万亿日元增加至 2013 年的 16 万亿日元。

  除了泰国高铁,日本还把眼光投向计划中连接新加坡与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的新马高铁。拟建的新马高铁全长 350 公里,运行时间约为 1 个半小时。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原本希望这条铁路能在 2020 年建成,但考虑到项目规:透丛映潭,两国已经同意将完工时间推迟至 2022 年。虽然竞标日期尚未确定,但中国和日本企业都已经表达了竞标意向。

  去年 10 月,在已经具备了相对完善的海外开发性金融体系的基础上,日本政府又出资 585 亿日元与 50 家日本企业成立海外交通与城市开发援助机构,以推动铁路等基建项目的出口。这一基础设施出口支援机构将帮助日本企业拓展海外市。⒁匝侵薜幕∩枋┫钅客蹲饰行。它在成立后的首个目标项目就是这条新马高铁。

  在另一个东南亚国家印尼,日本国际协力机构对在当地建设高铁进行了超过五年的可行性研究。今年 3 月印尼总统佐科在访问日本期间乘坐了东海道新干线,并表示将在年内决定是否建设高铁。

  中国与日本的竞争在印尼同样存在。

  在佐科 3 月访问中国期间,中国发改委和印尼国有企业部签署《关于开展雅加达 - 万隆高速铁路项目的框架安排》。根据日本国际协力机构的测算,从雅加达到万隆的高铁项目将耗资 61 亿美元,建成后从雅加达到万隆的时间将从目前的 3 个小时减少至不到 40 分钟。

  日本国际协力机构中国事务所副所长宫崎卓对《财经》记者表示,在高铁技术上,日本强调的是包括建设之后的管理和运营生命周期以及服务的综合性的性价比。

  详解 1100 亿美元方案

  根据亚洲开发银行 ( 下称亚行 ) 的估算,亚洲从 2010 年到 2020 年的基础设施建设资金需求达 8 万亿美元。目前,亚行每年对亚洲基础设施建设的贷款额度在 130 亿美元左右,远不能满足资金需求。

  日本至今没有表达加入亚投行的意向,面对亚洲基础设施建设的巨大需求,日本提出了一个新方案。

  今年 5 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宣布了一个名为 " 高质量基础设施合作伙伴关系:投资亚洲的未来 " 的计划,在未来五年将向亚洲基础设施建设提供 1100 亿美元的投资,相比之前五年提高了 30%。

  这个数字颇具深意,刚好超出亚投行的资本金 1000 亿美元,安倍的计划也因此被广泛解读为抗衡中国倡议成立的亚投行。日本首相官邸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官员否认了这种说法,并称此举意在 " 在亚洲促进对高品质的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 "。

  " 日本的 1100 亿美元是对亚洲地区基建项目的投资融资总额。一个是资本金,一个是投资融资总额,两个数字完全不同。" 这名官员对《财经》记者说。

  长期研究日本援助的美国约翰 · 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问题研究院教授艾大伟 ( David Arase ) 对《财经》记者表示:" 考虑到日本宣布这一增量的方式,你可以说有对领导地位的争夺。但没人会在这样的竞争中输掉,亚洲地区会从更多的公共基础设施中受益,无论是谁提供了融资。"

  通过全面利用日本的经济合作工具,日本计划以日本国际协力机构 ( JICA ) 、日本国际协力银行 ( JBIC ) 以及亚行这三个主要渠道来实现 1100 亿美元的投资。

  其中,亚行的贷款额度将扩大至 530 亿美元,国际协力机构和国际协力银行分别为 335 亿美元和 200 亿美元。上述日本官员表示,这一计划由日本外务省、经济产业省、财务省和国土交通省联合制定。它包括四个支柱:通过全面动员日本的经济合作工具来扩大援助;日本与亚行之间的合作;对相对高风险项目的资助翻倍;促进高质量基础设施投资成为国际标准。

  在 1100 亿美元的方案中,日本计划为亚洲基础设施建设增加 25% 的官方发展援助 ( ODA ) 贷款。日本国际协力机构是日本对外实施 ODA 的主要执行者,承担 ODA 贷款、无偿援助和技术合作等项目。根据经合组织开发援助委员会的定义,ODA 的赠与水平要在 25% 以上。

  宫崎卓对《财经》记者表示,数据显示,虽然近年进行了多样化,但从长期的趋向来看,日本 ODA 的援助对象里亚洲国家的比例还是很高的。按照还款时间和国家发展情况不同,固定贷款利率在 0.01% 到 1.7% 之间不等。在日本提供的 ODA 贷款中,只有少数与日本产品绑定,这部分被称为经济伙伴关系特殊条款 ( STEP ) ,优惠利率为 0.1%。

  开发经济学认为,提供援助方得到的益处可以分为政治层面和经济层面。在经济层面,企业中标是直接的经济利益,间接经济利益则体现在通过建设港口、道路、桥梁等,改善当地基础设施状况,从而为企业在当地的投资创造有利条件。

  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日本经济研究室主任徐梅对《财经》记者表示,日本的 ODA 过去因为带有较为苛刻的附加条件而时常受到批评,现在日本更着眼于长期的战略性合作,对外援助越来越注重改善当地投资环境、技术援助、培养人才等。随着国内外环境的变化及国际竞争的加剧,日本对外援助的内容和形式也在不断调整。

  ODA 是日本经济外交的重要手段之一。" 从以往的经验来看,日本 ODA 先行的地方,往往其贸易和投资也会随之增加。" 徐梅说。

  1100 亿美元的另一个出口日本国际协力银行是日本的政策性银行,主要执行其他官方贷款 ( OOF ) ,其业务包括出口信贷、进口信贷、出资、担保、为日本企业在海外基础设施建设和海外并购等活动提供贷款等。


转帖到: